[同歸所] [六氏先生] [化石大道] [蝙蝠洞]

[大樟樹] [八芝蘭竹] [纏勒植物] [蝙蝠洞與道士]

山岩的蝙蝠洞,土名叫做「蜜婆洞」。位於山的南腹樹下,也就是在大墓公左前方。離大墓公約有五、六十步路程。

很早以前蝙蝠洞內有一個道士住在堶情A他和五、六隻大蝙蝠為伴。道士練就一身好武功,除了刀、劍等武術外,最有名的就是金錢鏢。就是用銅錢當武器,凡是五十步以內的目標都會射中。他常以樹木做目的物,在樹幹作一小圓圈記號,站在三十步距離以銅錢丟出,百發百中從來不失誤,且銅幣會深入樹幹內達銅錢的五分之四以上,功力深厚,威力驚人。如果對人或動物發射時整個銅幣會侵入體內,對方會立刻倒下去。但是他絕對不使用金錢鏢來攻擊人,頂多獵取動物時才會使用它。另外道士善用符咒,會使用二十幾種,但很少跟人來往,也沒有機會使用。他更懂得堪輿學,會點出好龍脈和好穴。只是每大勤於練武術,很少出現在大眾面前,人們也不知他住在芝山岩的蝙蝠洞內。

一百多年前,舊街有一個李姓青年常常到芝山岩去玩。有一天在蝙蝠洞附近走動,忽然聽到有人在呻吟。他到處尋找,在蝙蝠洞內看到有人躺在那堙A道士病了,李姓青年上前一問才知道感冒發高燒,他的父親是位中醫,所以馬上回去抓藥,到蝙蝠洞來煮藥給道士喝,並且在那堿暙@他。兩天後道士的痛好了,從此他們倆就成為好朋友了。

道士感念李姓青年救他並服侍他,想要教他一種武術,他喜歡練金錢鏢。道士和他約束絕對不用此鏢來傷人,並且不能告訴別人關於他在蝙蝠洞內的事。李姓青年每星期兩次上山練習金錢鏢,練此鏢不只是射中而已,一定要配合呼吸與丹田的力量,所以一方面要練吐納法,這樣射出的鏢才有威力,鏢才會深入對方體內。功力不足的話只是命中,但鏢也會落在地面。李姓青年勤練了一年多,已經練成了。可是他還要求道士教他一種符咒,起初道士不肯,他再三拜託,也就把「鎖頸符」教他。「畫符」及「念咒」都要學,他一直勤練不已。

有一天李姓青年到新街市場附近去買東西,看見五、六個無賴漢,有的拿棍子、有的拿扁擔圍在買菜的農夫,叫他把賣菜的錢全部給他們。李姓青年可憐這位農夫,想替他解圍,上前去勸無賴漢不要欺負他。他們聽了很不高興,說聲:「你管閒事」,拿著棍子和扁擔向李姓青年打上來。他趕緊向後退幾步,蹲下在地上抓一把小石子(當時士林街的街道都是石子路),用射金錢鏢的方法,只用五分功力向無賴漢迅速丟去,五、六個都被射中了手腕,覺得手又麻又痛一聲慘叫,手拿的武器都落在地上,向四方逃散。賣菜的農夫上前道謝,圍觀的民眾個個拍手叫好。李姓青年心中暗喜,金錢鏢的效果果然驚人,但是「鎖頸符」的效力就不得而知。

一天在家閒著無事做,就拿出黃紙照畫符的尺寸割好,開始磨墨。拿起毛筆誠心誠意的先念「筆咒」再念「口咒」、「紙咒」,一口氣把「鎖頸符」畫好,念好「正咒」及「尾咒」,「鎖頸符」已經完成。忽然看見他的老爸從不遠的地方走向家門,大概是到附近去行醫賺錢回來吧?連忙把「鎖頸符」在門口燒好躲在一旁,只見老爸跨過符灰上面踏入家門。只是兩三分鐘光景,老爸說:「曖呀!口怎麼這麼渴」,他的太太端一杯茶給他。才喝了一口又叫:「曖呀!喉嚨怎麼這樣痛呢?」茶也沒喝完。太太趕緊我家埵蛬s的喉嚨藥給他吃,沒有絲毫藥效,而越來越痛,再拿老爸自製的最好的止痛藥給他吃,不但無效,老爸的呼吸已經困難終於倒在地上打滾。李姓青年知道「鎖頸符」效果驚人。但這一次不是高興,而是著急了。他馬上想到「蝙蝠洞」內的道士看有沒有「解符」,就拼命的向芝山岩奔跑。「我為什麼這麼傻,要試符怎麼不會去試雞、鴨、狗、貓,怎麼把老爸做實驗品呢!道士不知道有沒有「解符」,如果沒有,那麼如何是好。道士不知道有沒有在洞堙K…﹂。一面跑一面想,到了蝙蝠洞,一看道士不在洞內,在附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,他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家。還沒有進門已聽到了屋內的哭叫聲,進門一看老爸已嗚呼哀哉,一命歸西。

李姓青年當然不敢說他使用「鎖頸符」害死老爸,只是跪著哀傷哭泣,真是對不起老爸,也就認真的幫助家人準備後事了。第二天早晨李姓青年再到芝山岩,看到了道士,把老爸去世的事,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。道士發了很大的脾氣,重重的打了他兩三個耳光,「叫你不可隨便使用『鎖頸符』,你不但不聽,並且用在自己親爹身上,你這個不孝子」。李姓青年雙膝跪地求饒。道士也覺得事到如今打死他也無濟於事。又可憐他,終於答應他,給他老父點出一個好「穴」(好的地理、墓地),使他的子孫發達,作官發財。

次日一早,李姓青年隨著道士去尋找「龍穴」(墓地),從石角、東勢、山仔后、草山、雙溪等地,仔細堪察地形、龍脈、水口。第四天在內雙溪找到了一塊上等的「好穴」。道士把羅盤放妥,只見玄武、朱雀、青龍、白虎均佳。祖山發於七星山嶽峨高大,後山如大鐘覆蓋肥大有力,青龍、白虎左右環抱,前方案桌極美,水口緊閉。道士說:「你的福氣可大了,這一塊地叫做『老鷹展翅穴』,這麼好的穴可能會連著五代,不做大官也會發大財」,高興的哈哈大笑。選好兩根較長的竹子前後插在預定地,用線綁住在竹子,再把竹子左右移動,對著羅盤「分金」。

這時李姓青年尿急得實在忍不住,就在旁邊的草叢媗x了一把尿。忽然一隻大鳥展開翅膀拍拍幾聲向空中飛去,一會兒不見蹤影了。道士氣得半死,知道李姓青年善行不多,沒有辦法得到福地。就罵了他說:「好好的一塊『上穴』,你隨便灑了尿,穴的原神老鷹已飛走,上穴已變成普通穴了,都是你的造化」。李姓青年的老父終於無法得到上等穴,只好葬在此地了。後來他的子孫雖然沒有大富大貴,也是平安無事了。

喪事辦好後,李姓青年不久再到芝山岩蝙蝠洞去訪問道士,可是道士已經不辭而別,洞內已沒有道士的日用品,只剩下五、六隻大蝙蝠居住其間,其大小約有七、八寸左右。現在芝山岩的蝙蝠洞,只剩下一個「空洞」,大蝙蝠已全部搬家,不知到那堨h了。